當前位置 : 浙江文明網 > 文明聚焦

你陪我長大,你告訴我方向 快回來吧,釘子老師,熊吉老師

發布時間:2019-06-30 11:37:16 來源: 浙江在線-錢江晚報 汪子芳

  浙江在線6月30日訊丁俊雷喜歡朋友叫他釘子,李韋劍則喜歡熊吉這個名字。在茶山大學城,乃至溫州的公益圈里,釘子和熊吉都是響當當的名字。助學扶貧,這兩個小伙子都是擼起袖子沖在一線的。

  奈何,天意弄人。意外總是讓人猝不及防,還很殘忍。

  6月24日,溫州商學院兩位年輕教師丁俊雷、李韋劍遠赴新疆參加招生咨詢會。當天下午5時許,兩人卻在新疆境內遭遇車禍,搶救無效因公殉職。

  行走的釘子:成立水滴公益,每年帶學生去西南山區支教

  34歲的丁俊雷就像他的微信名一樣,永遠行走在路上,穿著戶外靴追著風,朋友圈里有著天南地北的足跡。

  他來自河南信陽的一個農村,2012年來到溫州商學院工作,目前是溫州商學院信息工程學院的輔導員。喜歡戶外的他稱自己是“行走的釘子”,還開了一個同名的公眾號。

  除了這個身份之外,丁俊雷還是溫州商學院有名的公益人士。從2007年以來,他一直堅持組織支教項目,到2014年成立了水滴公益團隊,每年組織學生前往西南山區支教。

  釘子曾經說,之所以取名為“水滴”就是因為水滴小而無形,持之以恒可水滴石穿,聚少成多可成汪洋大海。

  早在大學時,釘子就開始了支教的經歷。這些年,他曾帶領水滴隊員遠赴云南香格里拉、怒江、廣西南寧等地方的邊遠山區,支教的足跡已遍布湖南、湖北、云南和廣西等地。睡覺和學生擠在木板上,沒有廁所,因為沒水洗頭洗澡而剃了光頭,這些都是他所經歷過的最普通的支教生活。

  去年7月,他帶著熊吉,招募了十幾名學生志愿者,前往云南怒江傈傈族自治州的山村支教一個月。即將大三的陳鑫豪是這個團隊的志愿者之一。“釘子老師說,去支教心要誠,不是為了混學分或者純粹去玩,要懂得溝通,不能有城市孩子慣有的毛病。”

  飛機、大巴、三輪車、摩托車,最后還要爬幾個小時的山,他們終于到達支教點。他們的住處就安置在村民的豬圈上面,外面下雨的時候,里面常常會漏小雨。十幾個志愿者負責不同山頭的支教點,每去一個地方都要走一個小時以上的山路,有些地方是懸崖沒有路,下雨天常常滑倒。可就是這樣,大家還是待了一個月。他們教的學生從三四歲到十幾歲都有,大家排課、教美術和音樂,給這些孩子們講述外面的世界,傳遞讀書的信念。

  支教活動并沒有隨著志愿者的離開畫上句號,水滴公益團隊還幫助村里成立扶貧微心愿項目,讓村民們增加自助和互助的觀念。

  “這一個月的經歷像是一場洗禮。”陳鑫豪說。

  今年7月,釘子和熊吉原本打算去四川涼山支教,他們已經初步招募完志愿者,做好了一切準備。然而,所有的公益計劃因這場意外而終結。

  在新疆,學校老師才知道熱情陽光的丁俊雷,其實有著一個心酸的求學故事。釘子有一個弟弟,父母都在打工,當年因為家境不好,家里只能供一名大學生。為此,釘子的弟弟選擇了輟學打工,把上大學的唯一機會留給了哥哥。提起兒子,釘子的父母止不住淚水,說一陣哭一陣。

  暖男熊吉:比學生大幾歲的哥哥,最熱愛的就是教師事業

  90后的李韋劍是溫州鹿城人,在北方上大學,后來留學歸國。2017年,他成為溫州商學院校團委指導老師。他有著優越的家境,喜歡健身,喜歡蹦極、滑雪、潛水,他的朋友圈總是曬美食曬健身。他有個可愛的微信名“熊吉”。

  同事說,熊吉是個暖男,碰到的時候總是一臉陽光的笑,幫忙搬個水扛個桌子,找他總沒錯。很多同事都沒有想到,作為溫商二代,原本畢業就可以回家繼承家業的熊吉,卻一心來到了學校工作。

  作為校團委老師,他每天都會在朋友圈發學生工作的日常。

  “這兩年來他就是個普通的老師,一點一滴看著他成長起來,為了早點上手工作,總是熬著一個又一個夜晚。”和熊吉共事過的老師回憶。

  入職以來,熊吉申請住學校公寓,常常頂著黑眼圈加班,根本看不出一絲優越感。

  “要說有一點不尋常,那就是他的支出,請學生吃飯的錢都比自己的工資高。”22歲的沈家俊,兩年前就認識了熊吉,一直叫他“熊哥”。

  “在學生中間,如果有人說李韋劍老師,可能有人不知道,不過要說起熊吉老師,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  1992年的熊吉比學生們大不了幾歲,所以常常和學生們一起健身看電影聚餐。

  “他還用自己的人脈和資源幫同學去承接項目。”沈家俊說。

  “第一次看見他是去年迎新的時候,當時下著大雨,他披著雨衣幫新生來回接行李,衣服已經濕透了。”即將大三的顧潔宇是熊吉的學生助理。因為校團委的工作很繁雜,剛接手工作的時候,熊吉常常向她討教。“一點沒有老師的架子,不清楚的問題常常問學生,也經常加班。”

  新聞+

  20多位師生前往河南送老師最后一程

  “你陪我長大,你告訴我方向,三天前送你們去機場,沒想到成了永別。說好的回來讓我接機呢?說好的帶我水滴支教呢?你答應了我太多未實現的夢,你快回來吧大哥。”6月25日,聽聞兩位老師遇難的噩耗,沈家俊在朋友圈里這樣寫道。

  6月28日深夜,熊吉的遺體運回溫州,許多學生自發去接他。

  昨天清晨,釘子在河南老家下葬,20多位老師和同學陸續前往河南,去送他最后一程。

  得知釘子老師家境困難,父母借錢才去新疆認領遺體,溫州商學院的師生發起募捐,目前已籌集80多萬元,想要幫助釘子一家。

  “我們不僅是送他最后一程,也希望跟他的家人建立聯系,想用更多方式幫助他的家庭。”前往河南的同學陳鑫豪、蘇孝錢等人說道。

  悲傷過后,更多的是銘記。可以告慰兩位老師的是,因為他們的言傳身教,因為師生間的友誼和信任,學生們才會如此感恩,懂得追憶。“兒子既然熱愛這個學校,熱愛學生,那就讓我們作為父母替他完成他的使命。”在悲痛中之余,熊吉父母找到溫州商學院的校領導,決定向商學院捐贈500萬獎學金,用來幫助欠發達地區的孩子到溫州讀書。

  “桃李含淚,家校同悲。立德樹人,行為世范。”溫州商學院校領導告訴記者,無論家境貧寒亦或是優越,兩位年輕老師都對教育事業執著的追求,他們帶著未盡的任務和無盡的遺憾離開了摯愛的教育事業,學校追授兩位老師為“終生教師”。

標簽:編輯:畢真
山东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